点击关闭

全球疫情-日本制造业受到的影响又会对全球制造业产业链产生什么影响

  • 时间:

【著名诗人洪烛逝世】

其中以經濟產業省牽頭,實施了許多面向製造業的支援措施。如生產力革命推進事業,通過引入IT來應對供應鏈損壞和未來業務連續性,優先為致力於資本投資,銷售渠道的培養和效率的提高而努力的企業提供支持。

從整個製造業來看,歐盟受影響最嚴重,在156億美元左右,美國是58億美元,日本是52億美元。對日本的機械和汽車零件出口正在減少。在紡織品和服裝方面,受影響最大的是歐盟(5.38億美元)、越南(2.07億美元)、土耳其(1.642億美元)和香港(1.07億美元)。

製造補貼為中小企業的設備投資提供部分資本支出補貼,補貼100萬日元到1000萬日元,補貼率中小企業為1/2。可持續發展補貼支持小型企業發展銷售渠道並提高生產力。補助金50萬日元,補助金率2/3。IT實施補助支持引入可帶來更高附加值的IT工具,例如後臺運營效率。補貼30萬—450萬日元,補貼率1/2。

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在3月4日發佈了一份報告,題為“COVID-19流行病對全球貿易的影響”。例如,由於中國產能急劇收縮,中國2月份的製造業採購購買指數為37.5,為2004年以來最低。據此,貿發會議估計全球價值鏈中的出口價值將減少約500億美元,其中紡織品和服裝價值占到15億美元。

全球化時代製造業的主要特點是既受別人影響,同時又影響別人,是一個利益共享、風險共擔的命運共同體。

自民黨3月3日提出一項提案,呼籲政府考慮2020年的補充預算。根據實際建議的內容,日本金融公司設立了特別貸款,為中小型企業設立了標準咨詢台,為從中國歸還生產基地的公司提供了支持措施,併為旅游業提供了支持。它還包含一些細節,例如將於4月之後靈活實施的中小企業加班規則。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對日本製造業產生了哪些影響?日本製造業受到的影響又會對全球製造業產業鏈產生什麼影響?如何推動防控疫情與發展經濟同步進行?

各國應共同努力修複全球產業鏈

全球製造業產業鏈受到較大衝擊

根據《日本經濟新聞》的調查,新冠肺炎疫情的暴發已經影響了製造業中70%的企業,特別是有45.2%的企業表明從中國採購零部件已很困難。同時超過60%的企業表示“由於零部件供應延遲而導致國內生產延遲和暫停”。其次有47.1%的企業表明“由於中國工廠停產、銷售下降、產量下降導致的自產產品延遲、產量增加的延遲等”,46.2%的企業表明“往中國的銷售量下降了”。

周瑋生介紹,截至2019年,全日本雇佣人數為6004萬人,其中製造業是日本最大的行業,有1016萬人,占總數的16.9%。

3月10日,日本政府又決定實施第二次總金額為1.6兆日元規模的資金支援對策,用於對中小企業的實質性無利息、無擔保貸款,以及支援國內供應鏈再調整等方面。

日本政府和地方政府、金融機構等首先採取了一系列的金融支援對策。

全球化發展讓全球製造越來越普遍,全球產業鏈上任何環節的斷裂都會產生巨大衝擊。

通過共享知識和信息,建設前所未有的智能社會並創造新的價值,剋服人類面臨的這些問題和困難,建立更加安全安心的社會模式。所以建立有效防控與經濟發展同步併進的生產方式、生活方式以及社會體系和全球體系非常重要。(記者 陳 超)

中日兩國新冠肺炎感染人數推移圖。立命館大學周研究室、國際3E研究院製作

但是,許多政策都集中在傳統的公司支持上,對如何保護和振興國內消費經濟則很少關註。

科技日報記者日前採訪了日本立命館大學教授、國際3E研究院院長周瑋生,他從統計學角度給出自己的觀察。

周瑋生展示了日本帝國數據庫3月17日公佈了2019年12月至2020年3月15日的調查結果,受新冠病毒疫情影響(例如工廠關閉、商店關閉和採取防疫措施)的上市公司就有749家,約占上市公司(約3800家公司)的20%。其中最常見的類型是製造業(251家),其次是服務行業(161家)。

事實上,日本政府的經濟措施不僅限於此,其政策是逐步確保增加預算。但是,分階段積累如此少量的資金不太可能非常有效。隨著疫情產生廣泛影響,政府已開始考慮採取各種經濟應對措施。

周瑋生介紹,2月13日,日本政府決定首次實施一項153億日元的緊急經濟措施。當時,對153億日元的數額會否太少,很多人提出了質疑。

周瑋生建議,第一,各國齊心協力攻剋疫情難關,互相支援互相借鑒,儘快控制疫情擴大蔓延。第二,構建人類與各種病毒共存的醫療衛生生產供給消費體制和生活方式,病毒有可能不能馬上消滅,也許會卷土重來;第三,鞏固產業鏈安全,防止逆全球化現象;第四,應利用此次契機,大力推進網絡空間(虛擬空間)和物理空間(真實空間)的高度集成,通過物聯網以及遠程講座、遠程辦公、遠程醫療等各種技術將每個人與物連接起來。

日本採取措施緩解疫情對製造業的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