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老年人一个-投资养老社区也是保险公司投资养老产业的主要方式之一

  • 时间:

【N号房赵博士身份】

老人保險、看護機器人或成險企入局“新武器”

合眾人壽旗下的合眾優年(武漢)養老企業管理有限責任公司,成立於2013年,旗下擁有武漢、沈陽、南寧三家優年生活養老社區。合眾人壽相關負責人對新京報記者介紹稱,武漢、沈陽的社區,都是分為CLC(協助照料區)和AAC(活躍長者區)兩個區域,其中,CLC區域的入住率都在90%以上。

不過,即便僅有5%的老人比例,人數也超千萬人,且隨著老齡化程度的加深,這一數據仍將擴大,因此,養老社區仍是一個不小的市場。此外,對於保險公司而言,其天然與醫療、保障、個人資產管理等相互關聯的屬性,決定其介入養老產業的方式是多種多樣的,最直接的方式當屬老人保險產品的開發。如今,雖然我國老齡化趨勢在加深,但針對老年人的保險卻遠不能滿足市場需求。

北京市的楊文(化名)曾有老年家屬住在保險公司旗下的養老社區,主要是因為老人已經失能無法自理,且身體患有疾病,需要時刻救助。她對記者表示:“養老社區的醫療設備和條件很不錯,送去之後子女也省心,也不用專門雇保姆看著了,一天大概花700塊錢,經濟上還是能承擔的。其實不只是老人在世的時候能感受到服務不錯,老人去世的時候,我們家屬是很難受、很慌亂的,也不知道怎麼去處理後續的一些事情,但是養老社區會提供這種服務,感受挺好的。”

顯然,在這一背景下,中國社會面臨的養老護工短缺問題,也將成為保險公司發展養老社區所要面臨的一大難題。新京報記者瞭解到,保險公司目前主要採取內部培養、與院校合作培養等多種方式,增加護理人才的供給。

實際上,不止是2019年,此前,投資養老社區也是保險公司投資養老產業的主要方式之一。

去年10月12日,前海人壽全資建立的三級綜合醫院——廣州前海人壽醫院一期正式落成併進入試運營階段。

根據法蘭克福社會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前首席研究員伯蘭德·卡西2019年在某論壇主旨演講中提供的數據,在中國,到2060年,大概只有100萬老年人護工,只占勞動力人口的0.13%,這意味著80歲以上的老人數量與護理人員數量的比例將達到1比230,相當於230個80歲以上的老人才有一名護工。

新京報記者註意到,去年,投資養老社區依然是保險公司佈局養老產業的主流方式。

截至2019年,我國60周歲及以上人口已達2.54億人,占總人口的18.1%,其中65周歲及以上人口占總比達12.6%。中國的老齡化、長壽化正在催生一個巨大的養老服務市場,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的預測,去年,我國養老服務市場規模已達4.4萬億元,未來4年,這一規模將直接躍至13萬億元。

險企佈局養老社區已有多年,運營情況如何?

新京報記者也瞭解到,對於泰康之家而言,護理人才的短缺是產業發展中遇到的較大困難,泰康主要從三方面入手解決這一問題,包括整合企業醫療資源,自建護理學院,定製化培養高級人才;與大中院校深度合作,共同創辦教學基地,定向培養“泰康班”;拓展成人職業教育,為有轉職需求的成人提供培訓等。

進入2020年,保險公司佈局養老仍有加速之勢。

銀保監會人身保險監管部負責人劉宏健表示,下一步,監管部門將研究制定《關於豐富保險產品供給,鼓勵產品創新的指導意見》,要求各保險公司切實提升產品開發和服務能力,結合老年人風險特征和需求特點,有針對性地開發專屬產品,重點在老年人需求比較強烈的疾病險、醫療險、長期護理險、意外險等領域進一步提升產品供給。

險企熱衷佈局養老社區 分析:與保險公司資產匹配度高

服務質量是關鍵 專業護工短缺成難題

“但要達到這種水平,需要很好的人工智能,目前,我國在這方面的研發力度還比較弱,保險公司投資這個領域,用人工智能來代替人力,不僅可以為客戶省錢,保險公司也能通過各種設備收集更多的數據,從而化解、降低風險。同時,與投資養老地產相比,回報率可能比養老地產更穩一些。”

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對外經貿大學保險學院教授王國軍對新京報記者解釋稱,對於保險公司而言,養老社區這種模式是最容易管理的,並且投資看得見,養老社區建起來之後,都成為了險企的自有產業,建築、設備、綠植都是財產,可以作價評估,反映在公司的賬面上。另外,這種模式也與保險公司的資金投資回報模式比較匹配,壽險公司的資金金額較大,是長期資金,且以負債的模式來做資產,這使其對投資的安全性要求非常高,做養老地產產業比較合適。此外,養老社區的投資回報期非常長,可能是二三十年或者五六十年,只要養老社區還在,就可以無限期獲得回報,所以這類投資與保險公司資產匹配度較好。

中國養老金融50人論壇核心成員、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養老服務產業的一大特點是投資周期長,而且投資回報相對長遠一些、慢一些,所以,投資養老服務產業需要有一種長期投資的理念,不能急功近利,不能太短視。

作為監管批准的首個保險資金投資養老社區的試點,泰康保險的養老社區泰康之家已有十餘年,在多家進入運營階段後,2019年其佈局仍有加速之勢,共有2家新養老社區開業、2家新養老社區動工及競得3個新養老社區地塊。目前,泰康之家已完成在北京、上海、廣州、三亞等18個城市的養老社區佈局。

值得關註的是,2019年,保險行業“醫養結合”模式的參與者也在進一步擴容,也有一些險企通過優先佈局醫院來切入養老產業。

除此之外,科技的力量也有望成為保險公司深度參與養老行業的“催化劑”。王國軍對記者表示,一些醫養結合的項目,有人工智能和沒有人工智能是完全不一樣的,比如一些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突然間心腦血管疾病發作,如果有機器人在身邊,就可以立刻把消息傳到保險公司,再由合作的醫護人員到場解決。甚至有可能在心腦血管疾病發作的前一兩天,人工智能就已監測,進行前期的預防。未來,可能一張床、一個智能馬桶,都會成為監測裝置,可以時刻監控老人的身體指標狀況,隨時隨地收集數據,從而做到前期預防,這樣保險公司的賠付也會大幅減少。

不過,董登新認為,專業護工培養需要一個過程。一方面是觀念的改變,不能總認為護工不需要文化,是低端勞工。另一方面,還要加強護工的專業培訓力度。“專業護工是一個需要體力和腦力的崗位,勞動強度較大,但他們的待遇並不高,在武漢,小型養老院的護工一個月收入只有兩三千元。但反過來說,也只有提高了護工的專業素養,待遇才能提高。”

此外,記者瞭解到,截至2019年底,北京、上海、廣州、成都、蘇州、武漢六地社區已開業,全國入住居民超過3300人。以北京的泰康之家·燕園為例,自2015年一期開業以來,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實現獨立業態99.7%的入住率。

董登新認為,養老服務的質量最重要,要用服務來打造品牌、打造特色、提高附加值,但目前國內的養老服務質量還跟不上,這其中,專業人才短缺是最大的問題。

新京報記者此前走訪保險公司旗下的養老社區時瞭解到,養老社區針對老年人服務還是很有特色的,除了一些量身打造的硬件設備(比如適合老年人使用的跑步機)、貼心服務(例如食譜定製)等之外,養老社區所對接的醫療資源、看護資源甚至殯葬資源,也讓不少入住過老人的家屬滿意。

據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2019年,有近10家保險公司佈局養老產業,形式主要包括建設養老社區、開設醫院、成立養老服務公司、啟動養老戰略等。其中,投資養老社區成為保險公司切入養老產業的主流選擇。此外,保險行業此前就已打造的“醫養結合”的模式也在進一步擴容。

去年,太保壽險、人保壽險和君康人壽也相繼在杭州、大連、北京、上海等地展開佈局。

雖然保險公司正積極佈局養老社區,但董登新認為,養老社區並不會成為大多數老人的養老選擇。他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目前,養老服務主要分為輕資產型、重資產型兩類,社區養老、居家養老就屬於輕資產型;機構養老則屬於重資產型,包括一些中小型養老院及養老社區等。民政部主張社區養老、居家養老,這將覆蓋95%以上的老年人群,而養老機構覆蓋的老人人群比例則約為3%~5%,這類養老機構準入門檻較高,費用也不便宜,主要適合高收入人群。

保險公司旗下多為中高端養老社區,不僅有入住門檻,每個月的“房租”也並不便宜。以泰康之家為例,客戶購買“幸福有約”等年金保險產品後,獲得養老社區的保證入住權和優先入住權。此外,入住養老社區的費用由入門費(數十萬元不等)、樂泰財富卡和月費組成,入門費與樂泰財富卡都是一筆一次性繳納且可退還的押金,繳納入門費方可獲得泰康之家養老社區的入住資格,繳納樂泰財富卡的費用,可獲得樂泰財富卡會籍,月費則包含房屋使用及居家費用,是居民須按月繳納的費用,餐費及其他收費服務,按照個人需要付費使用。以入住泰康之家·燕園獨立業態的最小戶型為例,購買樂泰卡之後,單人入住的費用每月6000多元起,兩人入住每月的費用是8000多元起,包括居住和娛樂,不包括醫療和護理費,餐費刷卡消費。

2020年,養老保險第三支柱建設迎來破局之年。早在年初加快發展商業養老保險再被提上議程,銀保監會相關人士在今年1月13日表示,下一步把第三支柱的改革納入國家重大改革內容,並把“第三支柱”的發展作為國家重點戰略,納入到“十四五”規劃之中。推進養老保險第三支柱建設迫在眉睫。

入住居民以高凈值家庭為主 有養老社區月租高達單人6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