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昆明-安排就座……对云海肴餐厅南强街店店长杨梅来说:

  • 时间:

【哥伦比亚监狱暴动】

這種全新模式迅速被社會認可,這既是企業抱團共渡難關,也能在特殊期滿足消費者需求。

“共享員工”的回歸“36.4度,正常!”測量體溫、用抗菌洗手液消毒、做好登記,這與去年上班時不同的要求,卻讓張旭覺得安心。

“5000多元營業額,再接再厲!”開業第一天忙下來,“成績單”雖不如以往,楊梅卻看到了希望,“春天來了,一切都會好起來!”

做減法。經過一系列整體評估,雲海餚關停了近幾年一直盈利欠佳的10家店面。以前堂食營業額占比超過90%,未來將逐步降至50%。

疫情之下,一方麵線下餐飲按下“暫停鍵”,大量員工待業;一方面生鮮電商們迎來激增的業務量,揀貨員、打包員不夠用。兩種截然不同的狀態,讓雲海餚和盒馬鮮生碰撞出火花。

“活著還遠遠不夠。”經此一“疫”,趙晗開始為公司設計“新跑道”:未來線上消費場景占比提升至50%,“誰能夠真正打通線上線下的、全品類、全場景的消費平臺,誰就能贏得未來。”

此時,當初作為雲海餚等餐飲企業自救行動的“共享員工”現今如何?

2月2日開始,雲海餚北京、上海、昆明等地的餐飲門店約500人經面試後,陸續以“共享員工”的身份在盒馬鮮生各門店上崗。接受培訓後,他們主要參與打包、分揀、上架等工作,相應報酬由盒馬鮮生支付。

挑戰猶存,但在鍋碗瓢盆的“煙火氣”中,藏著中國經濟“任爾東西南北風”的韌性與活力。

“第一天,我們為居民服務了3單,收入400多元。”楊梅介紹,食材均以成本價銷售,不僅保證了一定的現金流,還為特殊時期的居民“菜籃子”出了一份力。

“復工就是最好的消息!”楊梅直言。

到去年底,主打“雲南味”的雲海餚門店已遍佈全國,年營業額過10億元。趙晗原計劃繼續做加法,在線下開設20家門店,並逐步拓展東南亞市場。

“好在得到不少雪中送炭的幫助,我們還活著。”在趙晗看來,企業要積極主動應對形勢,才能更快從疫情影響中恢復過來。

做減法的陣痛,是為了更好做加法。設立社群服務站、打造非接觸餐廳等新探索正積極展開。

店長變身社區生鮮站“站長”

借勢火熱的直播行業發力“預製菜”。“預製菜,就是不需以往繁雜的程序,只要簡單加工食材就能吃上的飯菜。”為此,趙晗將自己的大多數時間都放在了雲南,一家家拜訪食材供應商,“不管任何時候,好產品才是王道。”

但疫情打亂了計劃,目前雲海餚復工比例不足兩成。趙晗說,公司現在每月資金缺口近3000萬元,這樣的情況如果持續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新工作好不好找,搬出員工宿舍後住哪裡……兩人溝通了幾十分鐘,從家長里短到未來打算,楊梅像個大姐姐一樣苦口婆心:“繼續留在店里,有地方住,有員工餐吃,對年輕人來說是最好的選擇。”

昆明餐飲業自3月13日恢復堂食以來,雲海餚餐廳南強街店已營業10天,該店的“共享員工”張旭也結束了在盒馬鮮生的短暫“共享”,回歸熟悉的崗位。在這家全國連鎖的知名餐飲店,“大廚直播”和特色預製菜也折射出轉型的步伐。

張旭被安排做貨物分揀工作。每天一到崗,就根據訂單,來回穿梭貨架間尋找相應商品。“第一天有點吃力,後面就適應了。”勤快的張旭半天能分揀好幾十單訂單。

現在,楊梅的角色又切換回店長,“不管店長還是‘站長’,都要做好對困難的積極應對。”

春節前後,本是餐飲的傳統旺季,但疫情突如其來,餐廳遲遲不能開門。在員工宿舍宅了一周後,去年10月剛參加工作的張旭開始著急,最少時,銀行卡裡只剩1000多元,“真慌了,再不工作,只能厚著臉皮‘啃老’了。”

“共享員工”回歸門店,店長變身社區生鮮站“站長”,星級大廚從幕後走到台前,這些變化中釋放出中國經濟複蘇的信號。困難猶存,但趙晗尋找新機遇的信心不改:“做最壞的打算,盡最大的努力,期待最好的結果。”(記者 吉哲鵬 龐峰偉)

如今,隨著餐飲門店正式營業,張旭也迎來回歸。對她來說,這不但是身份的回歸,更是她正常生活的回歸。

同時,原本“深藏不露”的星級廚師一邊講解食材,一邊在直播平臺示範如何做菜。在一場不到兩小時的直播中,雲海餚“賣菜”6萬餘元。

過去一個多月,作為店長的她一直很“煎熬”:一方面要穩住隊伍,另一方面要想方設法維持店里現金流。

沒法開門營業,對於餐飲企業來說,現金流是更大考驗。為應對這一問題,雲海餚發動全國門店以店面3公里範圍內的小區為半徑建立社群服務站,幫社區居民採購新鮮食材,並送貨上門,讓門店有生意可做,維持現金流的運轉。

新崗位有點累,但不錯的薪酬和提供工作餐的福利讓她滿意,更重要的是“有活乾,心裡就不慌”。第一周,張旭掙了近千元。

對於張旭來說,成為“共享員工”不僅是雲海餚在疫情之下的自救之舉,也為她解了燃眉之急。

趙晗認為,企業自救首先就是穩定員工隊伍,讓大家的生活有著落。經過緊急運作,雲海餚部分休業員工經過面試、培訓、體檢和確認勞務合同後,分別入駐盒馬鮮生各地門店,成為特殊時期的“共享員工”,張旭就是其中之一。

這份安心,張旭期待已久。她是疫情開始後雲海餚和盒馬鮮生的一名“共享員工”。

春城昆明,春風和煦。對這座氣候宜人的高原都市來說,每一家餐廳的“蘇醒”都是對城市正常運轉的加油——員工陸續復工,市井熱鬧起來,經濟也開始回歸常態。

引導客人掃二維碼,測量體溫,噴免洗手抗菌液,安排就座……對雲海餚餐廳南強街店店長楊梅來說,如今迎賓的流程比以往多,但一點也不能馬虎。

加減之中看經濟韌性南強街店開業當天,雲海餚董事長趙晗專程從上海飛到昆明。按下“暫停鍵”近兩個月後,每一家門店的復工都值得慶賀。

上個月,有年輕員工半夜來電打算辭職。那時,村莊封路、班車停運,楊梅還被困普洱山區的家中。

楊梅的角色就此轉變。疫情以前她是管理著30多位員工的店長,如今要帶頭跑社區,成了沖在最前的“站長”。

社群服務站帶動了成品菜的線上銷售。最近一個月,店里的外賣量每天比以前多了十幾單。

春節前,張旭曾許下在昆明租個一室一廳的小房子的心愿,“只要努力工作,我的小願望肯定能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