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中国项目-她认为:中国对外发展合作不但对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贡献

  • 时间:

【女子接力接棒失误】

長期研究中國外援項目的美國專家博黛蓉在對中國項目進行了大量研究之後得出結論,在面臨債務危機的國家中,只有少數幾個國家公共債務的半數或半數以上是中國的貸款,同時她對這些個例進行詳細研究之後,認為這也不是中國政府的有意行為。

“一帶一路”建設促進發展合作

帶動西方國家轉變援外方式“中國的對外發展合作,不但走出了自己的特色道路,而且一定程度上帶動了西方國家的對外援助方式的轉變。”江洋指出。她認為,首先中國的對外發展合作更加強調基礎設施建設投資。西方國家自20世紀80年代起就轉為主要針對國家治理、教育、醫療等軟件方面的投資,以及用於扶貧的小額貸款。從多年實踐的效果來看,這種援助對貧困國家,尤其是非洲國家的作用不大,項目可持續性差,西方援助人員一走,很多項目就無法繼續。而中國強調的基礎設施建設投資規模通常都比西方的援助項目大得多,對當地工業發展、經濟增長,以及對經濟社會發展的促進效果也好得多。中國發展合作項目為當地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比如,為當地帶來了連續充足的電力供應、更好的道路方便人們把東西拿到市場上去賣等,得到許多國家認可。在項目效果的對比之下,西方國家,尤其是世界銀行進行了反思,又重新開始強調基礎設施建設投資。

對於西方抨擊中國在其他發展中國家搞“新殖民主義”,江洋認為這也是無稽之談。她說,是否殖民主義?首先要看當地的政府和民眾有無談判的機會,是否只能接受不公平的條件;其次,要看這種合作對當地綜合經濟社會發展是否有貢獻,當地是否捨棄了其他發展機會,專門挖礦,以低價把原料賣給中國。江洋分析稱,實際上如今發展中國家對外合作的選擇機會越來越多,西方和日本各種財團和機構也在提供各種投資發展機會。此外,石油和天然氣等原材料近年來價格是處於下降趨勢,問題是買家熱情不高。在這種情況下,中國願意買,他們也願意賣,並非受中國所迫。中國項目在促進當地經濟社會綜合發展、提供更高水平社會服務方面所作的貢獻,更是對“新殖民主義”這一質疑的有力反駁。

回顧中國對外發展合作的歷史,江洋說,改革開放前中國的對外援助主要是針對第三世界,尤其是非洲國家的無償援助。當時中國不但提供資金,還輸送了很多工人和技術專家參與建設,其中一部分人還為此犧牲了自己的生命。改革開放後,對外合作中的互惠共贏特點開始顯現,減少了無償援助的比例,代之以優惠貸款及投資,這既是一種支援,同時也是促進雙方經濟關係的一種手段,有利於中國社會經濟發展。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尤其是2004年以來,僅憑藉雙邊貿易協定所創造的經濟貿易環境已無法滿足企業發展的需求,因此政府開始鼓勵企業走出去。

【70年:世界看中國】新中國一直非常重視向發展中國家特別是最不發達國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改革開放後,中國對外發展合作快速增長,既是積極承擔國際責任和義務的體現,也成為我國經濟與世界經濟融合的重要方式。在新中國70華誕之際,記者專訪了丹麥國際問題研究所高級研究員江洋,她認為中國對外發展合作不但對當地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貢獻,而且對西方國家外援模式也產生了積極影響。

西方的質疑和批評是荒謬的隨著中國對外合作發展規模及影響力的增長,某些西方國家發出了質疑甚至抨擊。他們批評中國故意通過項目使一些發展中國家陷入債務危機,批評中國低價購買當地原材料並且帶來環境、勞工和腐敗等問題,以及“新殖民主義”等。江洋認為,中國對外合作項目確有需反思和改善之處,而且中國政府和企業也正在這樣做,但西方國家以上的說法是不公正的。西方國家抨擊中國搞“債務危機”,這種說法是荒謬的。

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之後,全球經濟進入了緩慢而痛苦的複蘇期,迫切尋找有效的經濟引擎。江洋認為,中國於2013年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及其實踐,就是中國對此需求的回應。“一帶一路”倡議把經濟外交和對外發展合作、對外投資以及中國對全球治理的思想完全整合在一起,從歐亞大陸開始且不斷擴大,如今已成為全球經濟合作的平臺。

最後,中國更加強調互惠共贏的經貿模式。中國認為經濟上可持續的項目能產生持久效果,所以中國對外發展合作項目通常是將無償或優惠貸款與商業貸款以及貿易捆綁在一起,通過互惠的經貿方式進行。實踐證明,這種具有中國特色的做法門檻更低,可行性高。在中國的影響下,西方國家也開始認可和接受這種項目方式,並且往這個方向轉變,減少援助成分,採取公私合營的方式,吸引更多私有資金參與。

然後,中國對外發展合作更加強調產業化。過去幾十年間,西方外援機構強調將援助資金用於改善受援國的國家治理,以及經濟自由化和政治民主化,對於促進當地產業發展的關註度明顯下降。而中國則在對外經濟合作中融入自身發展經驗,推動經濟特區、工業園區等項目與基礎設施建設的共同發展,為當地產業發展創造機遇。越來越多的發展中國家開始與中國政府及公司共同商討如何把基建跟當地優勢產業結合起來。

至於中國對外發展合作項目帶來的環境和勞工等問題,江洋認為,這些問題確實存在,但可貴的是中國一直在總結經驗教訓。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就強調,對外項目要註意環境及經濟方面的可持續性,對當地社會經濟要有正面的貢獻。外界對“一帶一路”倡議有所質疑,主要是因為這是中國和參與國的雙邊經濟合作,缺乏國際標準和規則的正式框架。實際上,作為中國對外發展合作的重要組成部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以及金磚國家新開發銀行都是按國際標準和規則運行的,越來越多的中國合作項目採用國際標準。這就是在向世人展示,中國是按國際標準辦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