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基金庭理-理财规划师总是将「养老」设定为家庭理财的最高目标或终极目标

  • 时间:

【汪小菲力挺滕华涛】

養老基金產品豐富專業人做專業事。在美國生活過的人都知道,大多家庭投資都會向理財規劃師(Financial Planner)諮詢,因為大多數人對投資或理財並不專業。一般地,理財規劃師總是將「養老」設定為家庭理財的最高目標或終極目標,他們總是鼓勵並引導家庭理財者要優先參加僱主設立的「稅優」(稅收優惠)退休計劃,例如,401(k)計劃、403(b)計劃、457計劃、TSP計劃,或是自主開設個人退休帳戶(IRA),家庭理財首先要做好養老儲蓄的長期準備。在此基礎上,如果還有足夠的收入結餘,可能十年不用,理財規劃師一般會首選若干隻股票基金或債券基金供你參考,同時他也會建議你購買一些貨幣基金以滿足日常流動性需要。

由此可見,不僅大多數美國家庭直接購買公募基金,而且美國私人養老金也大量持有公募基金,其中,主要以股票基金最受歡迎。因此,美國家庭一般不會直接炒股,而是通過股票基金或私人養老金間接投資股票。因此,在美國家庭的理財選項中,他們首選私人養老金儲備,然後便是以股票基金為代表的公募基金,其他投資選項則相對次要。

任何國家的養老金儲備都是由三支柱構成的:第一支柱是國家基本養老保險,它是底線保障,主要目標是防止老年貧困;第二支柱是僱主補充養老,包括企業年金和職業年金,它同時也屬於僱員福利的範疇;第三支柱是家庭個人養老金,它是家庭理財中自我安排的養老儲蓄與養老投資。很顯然,單靠國家社保養老是不夠的,必須要三支柱共同發力。

20世紀90年代A股市場開放,我們首次經歷了改革開放後「炒股」帶來的財富效應;21世紀初中國房地產大開發,我們又經歷了「炒房」帶來的財富效應;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機以後,我們又經歷了「炒金」帶來的財富效應;與此同時,從P2P到各種資管產品的野蠻生長,我們終於第一次體會到了「打破剛性兌付」後的巨大投機風險。

內地理財短炒盛行相比之下,我們的家庭理財仍停留在剛剛解決溫飽之後「短炒、賺快錢」的投機階段,尚未進入「養老目標」時代。

14億人的私人金養老儲備,必將是一個龐大的天文數字。但它的戰略意義,卻又遠超養老本身。

人們忍不住要問:美國人不存款、不囤房、不炒股,那麼,他們如何理財?

根據美國ICI年報統計,截至2018年底,共有5720萬個美國家庭、1.02億美國人持有公募基金,44.8%的美國家庭持有基金,平均每戶持有基金資產15萬美元,平均每個家庭持有4隻基金。

2016年彭斯在競選美國副總統職位時,向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提交的「公共財務披露報告」(Public Financial Disclosure Report)顯示,彭斯當時的銀行存款還不到1.5萬美元,除銀行帳戶外,他還有兩個為子女教育存的529教育帳戶,每個帳戶上的金額都不超過1.5萬美元,同時,還有3個孩子的教育貸款,借款餘額超過了存款。

家庭理財的直接目的,是財富保值增值,但家庭理財的最高目標和終極目標則是養老。然而,中國金融機構卻無力開發出讓老百姓滿意的長期理財產品或養老金產品,它們只能提供一些迎合「短炒、賺快錢」的投機類產品,這只會進一步慫慂短炒與投機,無法引導理性投資和長期投資,更無法滿足養老目標需求。這是目前中國家庭理財遭遇的最大尷尬。

根據美聯儲公佈的家庭資產持有結構來看,在美國家庭總資產分佈中,大致形成了4個四分之一的資產結構:即不動產、私人養老金、證券投資(以股票基金為主)、銀行及保險資產各佔1/4;在美國家庭金融資產分佈中,也大致形成了3個三分之一的資產結構:即私人養老金、證券投資(以股票基金為主)、銀行及保險產品各佔1/3。這就是美國家庭理財的基本結構與風格。

截至2018年底,中國60歲以上的老年人高達2.5億人,這還不包括45歲退休的女特種工、50歲退休的女工人、55歲退休的女幹部。這一龐大的老年人口,對於擁有14億人口的大國而言,人口老齡化以及養老負擔都是十分嚴重的。因此,養老儲蓄與養老金儲備既是基本國策,也是家庭理財的最高目標。

因此,在人口老齡化大背景下,我們的家庭理財觀亟需轉型升級。過去要麼單一存款,要麼單一囤房,要麼單一炒股,如此「短炒、賺快錢」的家庭理財,不僅風險極大,而且它已不適合新時代要求,金融機構應該大力開發各類家庭理財產品,以實際行動教育並引導國民建立以養老為目標的家庭理財觀。養老目標的家庭理財,強調的是長期積累、長期投資。家庭理財教育是國民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已經迫在眉睫、刻不容緩。

美國人對待房產的態度,十分類似於中國農民。在中國農村,一家一套房足矣,要麼是帶前後小院的平房,要麼是兩、三層的獨棟小樓,再多無益,也無需再多。另外,在美國股市交易額中,散戶參與交易的份額僅佔11%,而機構投資者交易佔89%,這是一個典型的「機構市」。

一般地,我們將第一支柱養老金稱為「公共養老金」,將第二、三支柱養老金合稱為「私人養老金」。在美國,公共養老金儲備僅為2.85萬億美元,而私人養老金儲備卻高達27萬億美元,遠超美國GDP。與此相反,中國公共養老金(全國社會保障基金+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接近8萬億元人民幣,而私人養老金(企業年金+職業年金)僅有1.5萬億元人民幣左右,這與中國迫近百萬億元的GDP相比,相差極其懸殊。

當然,理財規劃師是要收取一定的諮詢費的。不過,美國人也十分珍惜這樣的理財諮詢,大多數美國人通過購買股票基金間接參與股市投資,而且許多家庭都是長期持有基金而不是短炒,他們更註重基金投資的長期收益。

眾所周知,美國政府是全世界最大的「赤字政府」;美國老百姓更是「一人數卡(信用卡)在手,刷遍全球無憂愁」,美國人的底氣與自信究竟在哪裏?筆者回答:美國人不存款、不囤房、不炒股,但3億美國人卻擁有高達27萬億美元的私人養老金儲備,遠超美國的GDP,這其中還不包含美國「社保」養老金。\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 董登新

圖:任何國家的養老金儲備都是由三支柱構成的:第一支柱是國家基本養老保險;第二支柱是僱主補充養老;第三支柱是家庭個人養老金

與此同時,截至2018年底,3億美國人擁有私人養老金總儲備27.1萬億美元,遠超美國GDP(20.49萬億美元),62%的美國家庭持有「稅優」退休計劃。在「稅優」退休計劃的資產配置上,也主要以公募基金投資為主。比方,401(k)資產的70%以上都是投資公募基金的,其中,投資股票基金的比例高達55%左右,但它直接投資股票的比重一般不足10%。